餐飲業已申報餐廚垃圾處理,為何還會違規傾倒?制度存在漏洞?監管存在盲區?違法成本過低?

?? 日期:2019-05-07???? 來源:新聞晨報????


今年7月1日起,《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將正式施行。在上海強化全面推行生活垃圾分類行動自覺的關鍵節點,一些夜間餐飲業比較活躍的沿街路段,餐廚垃圾的肆意投放儼然成了一個監管盲區。

以襄陽北路上的一座沿街垃圾箱房為例,幾乎每天晚上,都有店家將整箱的菜葉、成桶的餐廚垃圾倒進原本只收納生活垃圾的箱房里。

因為餐廚垃圾隨意傾倒導致油污滿地,附近居民甚至因為道路油膩濕滑而摔倒。隨著天氣轉熱,因為餐廚垃圾發酵而產生的餿臭味,更是令附近居民飽受困擾。

那么,原本應該被單獨回收的餐廚垃圾,究竟為何會流入沿街的垃圾箱房呢?

“每天深夜拎著大桶來”

家住襄陽北路垃圾箱房附近的居民都知道,每天深夜,都有拎著大桶前來傾倒餐廚垃圾的商戶們固定出現。

“(餐廚)垃圾開始出場了。”4月20日晚上8點24分,居民老茅將自己拍到的垃圾箱房照片分享給了朋友。照片中,大包的黑色塑料袋被堆放在了垃圾箱前。

老茅不止一次遇到這樣的場景,有幾次零點左右經過垃圾箱房時,還遇到過拎著大桶來倒餐廚垃圾的人。

每天晚上8點以后,每隔幾十分鐘,附近一家超市的老板娘就會用盆盛滿水,潑在門前,只為將那些從垃圾箱房漫延至超市門前的油污沖走。

“臟死了。”老板娘邊沖水,邊嘀咕著。

“(來傾倒的)還多著呢,一會兒就都來了。”在附近超市的老板娘看來,晚上10點左右,只是餐廚垃圾傾倒“大軍”出現的序幕,更多的餐廚垃圾會在深夜被傾倒。

“白天,清潔工看到會管一管;晚上就沒人管了,估計這條街開餐館的都來了。”家住附近的一位爺叔指著堆在垃圾箱房門外的黑色塑料袋說:“不信,你隨便破袋瞅瞅,哪戶普通人家能丟得出那么多剩菜剩飯?”

居民曾因道路油膩滑倒

4月20日,襄陽北路的垃圾箱房,設有濕垃圾桶和干垃圾桶。但是,因為附近餐館傾倒過來的餐廚垃圾量太大,無論是棕色的濕垃圾桶,還是黑色的干垃圾桶,都會被餐廚垃圾塞得滿滿當當。

更有一些不文明者,會因垃圾箱房放不下,而隨手將大包大包的餐廚垃圾堆在垃圾箱房外。

由于缺乏必要的防滲漏保護,大量的油污很快就會從這些堆在垃圾箱房外面的塑料袋中滲漏出來。這些油污不僅氣味難聞,還會讓附近的地面變得油膩濕滑。

“我們自己都沒地方倒垃圾了。”住在附近弄堂的一位阿婆說。去年冬天,她丈夫就在這個垃圾箱房附近因為地面油膩濕滑而摔了一跤。從那以后,她再也不敢讓丈夫來倒垃圾了。可是,她自己年齡也大了,腿腳也不怎么靈活,原本簡單的倒垃圾,竟成了家里一件煩心事。

餐廚垃圾的“入侵”,不僅給附近居民的生活帶來了嚴重困擾,更讓他們對垃圾分類的管理,產生了心結。

一位社區管理者告訴記者,在垃圾分類的普及過程中,因為餐廚垃圾的存在,沿街的不少居民會反問:“我們是芝麻,那些餐飲店是西瓜,為什么不管西瓜,卻要來管我們?”

居民困擾制止難舉報難

為了擺脫餐廚垃圾的困擾,家住襄陽北路的居民翻出了《上海市餐廚垃圾處理管理辦法》(下簡稱《辦法》)。

根據《辦法》,居民日常生活以外的食品加工、飲食服務、單位供餐等活動中產生的食物殘余和食品加工廢料,不該出現在沿街垃圾箱房中。

因為《辦法》中明確規定,在餐廚垃圾收集、運輸、處置過程中,禁止的行為包括:“擅自從事餐廚垃圾收運、處置”“將餐廚垃圾作為畜禽飼料”“將餐廚垃圾混入其他生活垃圾收運”“將餐廚垃圾裸露存放”等。

然而,找到相應的《辦法》容易,解決問題卻不容易。

居民老茅曾經就襄陽北路餐廚垃圾隨意傾倒一事,向相關部門進行過反映,結果卻被告之,這些餐飲單位已經做過了正規的餐廚垃圾申報。

按照這個說法來看,襄陽北路上的餐飲單位在進行了正規的餐廚垃圾處理申報后,卻仍然選擇了將店內的餐廚垃圾倒入沿街的垃圾箱房。

居民們還曾想過,打算請環衛工人幫忙制止餐廚垃圾傾倒的行為。然而,一名環衛工人要管理多個垃圾箱房,根本沒有能力24小時緊盯著一座垃圾箱房。

有居民建議,不妨嘗試拍下餐廚垃圾傾倒者的照片,再向相關單位舉報。

然而,想要捕捉到深夜出現的餐廚垃圾傾倒者畫面,意味著拍攝者需要長期蹲守在垃圾箱前,這對于附近的居民而言,也是一個不小的考驗。

“最關鍵的是,我們抓住了個別人,不代表其他人就不倒了,問題并沒有從根本上得到解決。”老茅說。

[記者暗訪]

到底哪些人在違規傾倒餐廚垃圾

據家住襄陽北路的居民介紹,向垃圾箱房中傾倒餐廚垃圾的都是附近餐飲店的:幾乎每晚8點后,在垃圾箱房附近都能碰到這些餐廚垃圾傾倒者。

對于居民們這一說法,記者通過暗訪得到了驗證。而且,襄陽北路居民的遭遇并非個案,在夜間餐飲業比較活躍的沿街路段,幾乎都存在著餐廚垃圾“入侵”沿街垃圾箱的情況。

襄陽北路

一晚上有六七伙人來傾倒

4月19日晚9點29分,記者在垃圾箱房附近等待約半小時,看到了第一波前來傾倒餐廚垃圾的人。

與想象中不同的是,餐廚垃圾傾倒者并沒有遮掩自己的行蹤,他們穿著白色的廚師服,用小拖車拉著巨大的垃圾桶,一邊走一邊聊天。記者注意到,這些廚師倒完餐廚垃圾后,返回了“壹號會館”商務樓內。

晚上10點05分,第二波餐廚垃圾傾倒者出現了,只是他們穿著統一的黑色制服,手中拎著深色的垃圾桶。可能是由于垃圾箱房已經滿了,這些“黑制服”便把塑料袋隨意地堆放在了垃圾箱房前的空地上。

記者打開這些垃圾袋,可清晰地看到里面裝滿了殘羹冷炙。傾倒完餐廚垃圾后,這些“黑制服”走進了一家名為“肥媽美食”的餐飲店。

可能是飯店的生意比較好,第二天凌晨零點43分,間隔2個多小時后,“肥媽美食”的“黑制服”們又來了一次。只是,這一次,他們換了一個藍色的垃圾桶。

在此期間,附近一家名為“渝你相約”火鍋店的員工也帶著垃圾桶來到垃圾箱房附近,他們坦然地告訴記者,一直是將餐廚垃圾倒入垃圾箱房的。

凌晨1點過后,拎著大桶前來傾倒餐廚垃圾的主力由街上的飯店變成了附近的酒吧。垃圾在投擲過程中,產生瓶子碰撞的清脆響聲,有拾荒者聞風而至,開始對這些大垃圾袋“開膛破肚”。此后幾個小時里,可以不斷聽到垃圾箱房里傳來玻璃瓶碰撞發出的響聲。

據記者觀察,整個晚上,共有六至七伙人到垃圾箱房附近傾倒餐廚垃圾。

淡水路、壽寧路

對餐廚垃圾亂倒習以為常

事實上,隨意傾倒餐廚垃圾的現象,并非個案。記者在淡水路、壽寧路等夜間餐飲較為活躍的路段蹲守發現,餐廚垃圾被傾倒至沿街垃圾箱房中的情況非常普遍。而大多數人對這種情況選擇了“熟視無睹”。

4月23日,在淡水路,記者以想開一家餐飲店為名進行咨詢,一家沿街水果店的經營者告訴記者:“這附近不是有好幾個垃圾箱房嗎?開店后自己倒就好了,為啥要花錢呢?”這家水果店的工作人員說:“(如果)請人收(餐廚垃圾)的話,每個月要幾百塊。”

淡水路上的中餐店“如意飯店”,也是這樣操作的。這家中餐店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一直以來,餐館里的餐廚垃圾,都是被倒入沿街垃圾箱房里的。每晚8點半,餐館打烊后,飯店里的幫工就會將一天的餐廚垃圾,抬到附近沿街的垃圾箱房,進行傾倒。

不過,比起襄陽北路的傾倒者們,他們會更講究一些,會將垃圾袋扎扎好,保持垃圾箱房附近的清潔,“肯定要弄干凈些,不然要被人說的”。

相比于淡水路上的商戶,壽寧路上龍蝦店的老板們,傾倒餐廚垃圾時顯得更加“豪放”。

他們直接將小桶的餐廚垃圾,倒入馬路中央的黑色干垃圾桶中。一個晚上,每家商戶來來回回都要傾倒很多次垃圾。這些垃圾中,既混有諸如紙巾、貝殼等垃圾,也有混著涼拌菜和其他剩菜的餐廚垃圾。

附近的商戶、食客們,似乎對這樣的行為早已習以為常。每當一個干垃圾桶被裝滿,附近的環衛工人都會及時更換空垃圾桶,繼續供附近商戶和居民們使用。

餐廚垃圾為何會流入垃圾箱房

為何有那么多的餐廚垃圾,會被倒入街邊垃圾箱房呢?究竟是制度存在漏洞,還是監管存在盲區,抑或是違法成本過低?

記者走訪發現,實際上,餐廚垃圾的申報管理目前已經很規范,但出于傾倒成本等原因,

許多餐館即使已對餐廚垃圾進行申報,也會選擇將部分餐廚垃圾倒入沿街的垃圾箱房中。而且,由于垃圾箱房在夜間的管理力量相對薄弱,這個時段自然成了餐廚垃圾肆意傾倒的高峰時段。

制度層面

委托收運關乎能否開業

那么,餐廚垃圾的正規申報,究竟要如何辦理呢?

以黃浦區淮海中路街道為例,根據一網通辦相關介紹,如果餐飲店想在該區域獲得食品經營許可,那么提交相關的餐廚廢棄油脂管理制度材料是必要條件之一,這些材料包括餐廚廢棄油脂產生申報、收運合同等。

根據淮海中路街道綠化和市容管理所的告知書,想要完成廚余垃圾和廢棄油脂申報,餐飲單位需提供上海市餐廚垃圾委托收運協議、廢棄油脂委托收運協議復印件各一份。

也就是說,簽訂餐廚垃圾委托收運協議,直接關乎到餐飲企業是否能獲得食品經營許可。顯然,對于新開業的餐飲企業,想要逃避餐廚垃圾申報,難度很高。

雖然門檻很高,但餐飲企業一旦出現違規情況,處罰卻很難。

根據《上海市餐廚垃圾處理管理辦法》第十八條規定,在餐廚垃圾收集、運輸、處置過程中,禁止的行為包括:“將餐廚垃圾混入其他生活垃圾收運;將餐廚垃圾裸露存放”等。然而,在該《辦法》中,卻沒有對應以上兩款禁止行為的處罰細則。

監管層面

或與處理成本和時間有關

簽訂了垃圾委托收運協議后,意味著餐飲企業已花錢購買了正規的餐廚垃圾清運服務,餐廚垃圾理應不需要企業自行清運處理了,那么為何還是有大量餐廚垃圾會被傾倒進沿街的垃圾箱內呢?

記者調查發現,除了那些因為各種原因未申報的餐飲企業外,依然有部分餐飲企業在購買正規清運服務后,依然在亂倒餐廚垃圾。

這其中一部分原因系源自于餐飲企業基層員工對餐廚垃圾管理制度的無知。

記者在采訪中,曾對話了幾家隨意傾倒餐廚垃圾的餐飲店工作人員,他們完全沒有意識到這一行為所存在的問題,幾乎都把餐廚垃圾倒入沿街垃圾箱房視作理所當然。

還有個別餐飲企業則是因為貪圖方便,故意將部分餐廚垃圾倒入沿街垃圾箱房。比如在襄陽北路上就有一家餐飲店的服務人員,對如何正確回收餐廚垃圾對答如流,但夜間依然選擇將餐廚垃圾傾倒進附近垃圾箱房。

據一位餐飲行業從業者透露,之所以有餐飲企業在申報后依然亂倒餐廚垃圾,問題可能出在餐廚垃圾的處理成本和回收時間上。

這位業內人士指出,目前,相關部門考量一家餐飲企業需要申報多少餐廚垃圾,主要是從餐飲企業的面積大小以及營業項目兩方面考慮的,但不排除有個別經營較好的餐飲店,其每日產生的垃圾遠超同等規模的餐飲店。

對于這些餐飲企業而言,如果想要有足夠的垃圾桶收納餐廚垃圾,就需要餐飲企業自行申報更多的垃圾桶。但對于餐飲企業而言,每多申報一個垃圾桶,意味著每年要為餐廚垃圾處多支出上萬元。許多餐飲從業者,從主觀上并不愿意支付這筆費用。

另一外面,記者走訪發現,南京西路、淮海中路等區域的正規餐廚垃圾收運單位,大都每日收運一次餐廚垃圾,清運時間多為傍晚。這對于深夜出現營業高峰的餐飲企業而言,意味著大量夜間產生的餐廚垃圾需要被堆積至第二天才能統一清運。清運時間上的不便利,也讓不少餐飲企業有了偷倒餐廚垃圾的主觀動機。

處罰層面

傾倒違法成本過低

餐飲店隨意傾倒餐廚垃圾的另一個原因是因為違法成本過低。

一名常年在沿街垃圾箱房工作的保潔員直言,餐廚垃圾傾倒者想要躲避處罰非常容易,因為垃圾箱房周圍不可避免會出現管理真空的時段。

“每個保潔員,都要管理多個垃圾箱房,不會有人24小時盯著一個垃圾箱房的。”這名保潔員說,在夜間,保潔員對大部分垃圾箱房的監管幾乎處于空白。

在襄陽北路上,一位負責清掃路面的保潔員坦承:“白天如果我遇到亂倒垃圾的,會阻止他們,但是晚上都回去休息了。”她還透露,即使在白天,如果遇到態度蠻橫的餐廚垃圾傾倒者,保潔員能發揮的監督力量也十分有限。

“因為倒垃圾就是一瞬間的事情,如果他們將垃圾倒進去了,我也沒辦法證明那些垃圾就是他們傾倒的。”這名保潔員說,“而且,我們也沒有執法權,遇到這些不文明的人,只能勸阻。”

這名保潔員說,更多情況下,保潔員在接到居民投訴后,只能自己付出更多的勞動,將垃圾箱房清理干凈。
?

免責聲明:餐廚垃圾網致力于餐廚垃圾以及相關行業內容精選,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著餐廚垃圾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轉發文章的版權屬于作者,部分文章推送時未能與原作者取得聯系,或無法查實原作者姓名,還望諒解。如覺侵權,或涉及版權問題,煩請聯系客服,我們會及時處理!如果是餐廚垃圾網的原創文章,轉載時請注明來源“餐廚垃圾網”!非常感謝!

?
更多>相關資訊

相關信息
點擊排行
推薦圖文
廣告信息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會員服務  |  聯系方式  |  網站地圖 ?|?
?
河南22选5今日开奖号码